产品分类
您现在的位置: > 博狗网bodog.vip > 颍东农商行去年不良贷款余额大增86.37%,一位“老赖”股东关联贷

颍东农商行去年不良贷款余额大增86.37%,一位“老赖”股东关联贷

时间:2022-08-25 21:29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html模版颍东农商行去年不良贷款余额大增86.37%,一位“老赖”股东关联贷款余额达2.85亿元

  记者刘德禄实习记者刘锦桃报道

  作为皖北地区首家挂牌开业的农商行,颍东农商行提交的2021年经营“成绩单”并不理想。

  数据显示,由于贷款业务的扩张速度减缓,去年颍东农商行的总资产增速有所下滑。而贷款损失准备却呈增长态势,增幅达64.39%。

  除了贷款损失准备有所增加外,颍东农商行也面临不良贷款持续攀升的压力。去年该行不良贷款余额大幅增长86.37%,不良贷款率达到4.33%。而该行2020年不良贷款压力首度陡增,或与原董事长被查一事有所关联。

  记者注意到,颍东农商行与股东的关联交易也存在一定隐忧,其中一位“老赖”股东的关联贷款余额为2.85亿元,在该行持股5%及以上股东贷款余额中的占比达48.89%。

  信贷资产质量下行的同时,颍东农商行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亦双降,并且净利润已连降两年。

  不良贷款压力大幅上升

  4月24日,颍东农商行发布了2021年经营业绩。

  年报显示,颍东农商行的总资产有所扩增,但增速已进一步放缓。截至去年末,该行总资产为359.29亿元,增速为4.02%。2018-2020年末,该行总资产分别为272.29亿元、316.37亿元、345.41亿元,增速依次为16.19%、9.18%。

  颍东农商行的总资产增速放缓主要归因于核心构成部分,即贷款业务规模扩张降速。2018-2021年末,该行发放贷款及垫款总额分别为134.70亿元、164.92亿元、196.55亿元、219.45亿元,增速依次为22.43%、19.18%、11.65%。

  不过,相应的贷款损失准备增长提速。2018-2021年末,该行贷款损失准备分别为4.41亿元、5.75亿元、9.00亿元、14.79亿元,增速依次为30.40%、56.64%、64.39%。

  贷款损失准备增势不减的同时,颍东农商行的不良贷款“量率”均大幅上升。截至去年末,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9.50亿元,较2020年末增加了4.40亿元,增幅达86.37%;不良贷款率为4.33%,较2020年末上升了1.74个百分点,逼近监管红线(5%)。不良贷款压力高企外,颍东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有所下降,由176.59%降至155.76%。

  记者梳理发现,颍东农商行的不良贷款大幅增加始于2020年,该行原董事长也于同年被查。

  2018-2020年末,该行不良贷款余额分别为1.95亿元、2.39亿元、5.10亿元,增幅依次为22.45%、112.99%;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.45%、1.45%、2.59%,依次持平、上升1.14个百分点。可以发现,颍东农商行2020年不良贷款压力大增。

  就在同一年6月,执掌颍东农商行8年多的汪某被安庆市监察委员会立案调查,并被采取留置措施;2020年底,安庆市检察院以涉嫌犯受贿罪、职务侵占罪,决定对汪某刑事拘留;2021年7月,汪某被指控受贿110.4万元,侵占单位资金140万元。值得注意的是,汪某还伙同其他四位高管套取该行信贷资金逾1亿元,用于个人购买颍东农商行股份,仅其一人就涉嫌非法获利上千万元。

  不良贷款压力攀升外,颍东农商行与股东的关联交易也面临一定风险。截至去年末,持有该行5%及以上股份的股东贷款余额为5.83亿元,较2020年末减少了0.22亿元。

  不过,其中两大股东已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。据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,安徽阜阳天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分别于去年11月28日、12月29日、今年3月23日,三度登上“老赖”榜单。此外,安徽省翁格玛利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于2020年11月12日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。

  而沦为“老赖”的安徽阜阳天筑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,在颍东农商行的贷款余额虽有所减少,但占比仍最大。截至去年末,该公司在颍东农商行的贷款余额为2.85亿元,较2020年末的3.21亿元减少了0.36亿元,占比由53.06%降至48.89%。

  净利润连降两年

  联合资信指出,颍东农商行的信贷资产质量面临下行压力,若资产减值准备维持较高的计提力度,盈利水平或将持续承压。

  年报显示,利息净收入为颍东农商行营业收入的主要驱动引擎,但受投资收益大幅减少的“掣肘”,该行营业收入下滑。去年该行利息净收入为7.80亿元,较2020年末的7.53亿元同比增长3.60%;投资收益为2.95亿元,am8亚美官网手机app,较2020年末的4.09亿元同比下降28.00%;实现营业收入10.99亿元,同比下降4.91%。

  相较于营业收入,颍东农商行的净利润降幅更大,并且自2020年起就已下滑。2019-2021年末,该行分别实现净利润3.71亿元、2.21亿元、1.33亿元,同比下降40.44%、39.63%。

  而该行净利润连续两年下降,主要受制于较高的信用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。

  2019-2021年末,颍东农商行的信用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2.71亿元、4.59亿元、5.23亿元。经计算,该行信用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2020年跃升69.38%,2021年虽然增幅下降至14.03%,但是依然处于高位。此外,该行资产减值准备大幅增加,由2020年末的9.35亿元增至15.24亿元,增幅达63.01%。

  据联合资信披露,2020年,颍东农商行通过利润留存的方式补充资本,资本处于充足水平。截至2020年末,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4.12%,一级资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12.58%。

  不过,或是由于净利润持续下降,颍东农商行资本补充受到一定限制,资本充足水平下行。截至去年末,该行资本充足率为13.26%,下滑了0.86个百分点;一级资本充足率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均为11.76%,下滑了0.82个百分点。

  记者就颍东农商行2021年报,与该行办公室取得了联系。不过,截至发稿未收到对方回复。

  官网简介显示,颍东农商行成立于2011年11月,由原阜阳市颍东区农村信用合作社联合社改制成立,是皖北地区首家挂牌开业的农村商业银行。

  (责任编辑:魏京婷)

相关文章推荐: